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我在垂死之家做志工(王建煊)

Home / 新聞新聞 /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我在垂死之家做志工(王建煊)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我在垂死之家做志工(王建煊)

到印度加爾各答仁愛傳教修女會當志工的人,由修女會安排志工意願分配到修女會下設的機構服務。(取自網路)

中國人2023年買金飾創新高 2024年不樂觀

許多年來,到印度加爾各答仁愛傳教修女會當志工的外國人不絕於途,以致靠近修女會附近的幾條街十分國際化,生意興隆,因爲外國人特別多。

去垂死之家當志工

国泰增陆籍空服员 扩大普通话服务

梦神遇到爱

到修女會當志工的人,前一天先到修女會總部登記,有修女說明志工應注意事項,再按照意願分配到修女會下設的機構,多數人選擇去垂死之家當志工,我們一行八人也是去垂死之家服務。

到垂死之家等處當志工的人數,常超過所需,有些志工沒有工作可做,大家戲稱志工失業。

當志工非常自由,何時來何時去,做什麼事,悉聽尊便,反正工作不怕沒人做。前手離開,後面志工立刻補上。所做工作,志工不一定熟悉,但大家十分敬業,做得有條不紊。

例如洗牀單、衣服,第一步清洗工作最爲困難,多數由修女會付薪聘請當地印度人擔任,因爲牀單、衣服常有嘔吐物及糞便,一般人會嚇到。

清洗牀單非易事

第一步將污物洗清後,志工接手搓洗、衝淨、扭幹、晾曬乾後收取、摺疊,放回乾淨衣櫃供使用。

買房遙不可及 美年輕世代迷上「末日消費」

這其中的任何一個步驟,志工都可參與,有些工作需要簡單裝備,例如洗衣服時,褲子容易溼透,必須穿長筒塑膠鞋。我們是在臺灣預先買好簡便長筒塑膠鞋,套在鞋上,拉鍊一拉即可,用完留在當地,供後來的志工使用。

洗碗亦同,先收集髒碗、刀、叉,用大鋁盆洗、清乾淨,放回原處,供下次使用。

時機敏感 陸3省領導接連訪東部戰區

換藥志工不簡單

需要技術比較高的志工服務是替病患換藥,其實換藥也並不困難,只要打開患處紗布,用消毒水清洗,再塗優碘,即可包紮起來,所有外傷幾乎同一種方式處理。因爲垂死之家不是醫院,無法醫治,只能維持現況。

我們去加爾各答之前,也請護士示範過外傷換藥的要點,並上網查資料,但是到了垂死之家,還是不敢貿然行事。

在垂死之家的志工服務,各項工作,志工都會自動分工,像接力賽一樣去完成,效果不錯。

在垂死之家當志工,除洗衣、洗碗外,最多的項目是派飯、餵飯,替病人抹乳液,刮鬍子及洗澡。

爲垂死者餵食

用餐時,由志工排隊領餐盤再端給病人。病重者由志工餵食。誰需要餵食,志工要自己去找。有次我去餵食,不知誰要餵食,別人告訴我那邊有個人需餵食,那人用毯子將自己整個包住,不見頭腳。我把他搖醒,扶他斜靠着牆,喂他吃飯。

他吃了幾口就不吃了,我又再喂他幾口。後來他說印度話,不知他講什麼,另一志工說,他要喝水。喝完水他又用毯子將身體從頭到腳包起來睡覺。

有的病人情況好一點,可以走到院子自行用餐,也有行動不便者用爬的,爬到院子用餐,見見陽光總是好的。

工商社论》从欧美反移民风潮,论西方民主危机

吃飯、擦身體不含糊

餐食內容簡單,米飯、馬鈴薯、咖哩,這是印度人主要的餐食,供應魚肉除費用負擔不起外,病人有時也會吞嚥困難。

但每餐都有水果,水果已剝皮,方便食用,我們也曾去幫忙剝橘子皮。病人皮膚乾燥,需抹乳液,由大腿一直抹到腳。

台南中低收入戶變少了?林宜瑾質疑中央未與時俱進 弱勢戶生活更困難

這項工作並不困難,但要克服心理障礙。例如抹到腳Y 趾縫時,心理有些抗拒,但想到既然來當志工,就不應在乎這些,否則還算獻愛心嗎?幫病人洗澡也甚新鮮,病人脫光衣服在一較隱蔽的地方,病人坐在椅子上,志工替他擦些肥皂,用自來水衝,再擦乾,穿衣,送回牀上。

苏伟硕批陈时中、吴秀梅不出庭

刮鬍子全然不同

最令人膽顫心跳的是替病人刮鬍子,有的病人鬍子很長,有點像短頭髮那樣,用一般刮鬍刀根本無法下手,也沒人教我們,只好用自己平常刮鬍子方式去刮。

由於站的方向是面對病人,反方向刮尤其困難,後來才知道,應該站在病人的背後,才與平常自己刮鬍子方向一致,較爲順手。因爲是用半蹲方式在刮,十分吃力,又擔心萬一刮破皮膚大事不妙,才颳了一位,就不敢再繼續了。

市领导主持召开国有企业座谈会

這是垂死之家常見的志工服務,其他如兒童之家等處,志工服務項目,各有不同。

王仁甫拉高裤头大露骆驼蹄 走台步遭亏像阿伯

(作者爲前監察院院長、天使居創辦人,本文作者授權中時新聞網與臺灣醒報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