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賴清德會走阿扁國會路線嗎(黎家維)

Home / 新聞新聞 / 時論廣場》賴清德會走阿扁國會路線嗎(黎家維)

時論廣場》賴清德會走阿扁國會路線嗎(黎家維)

变天了! 冷空气下周三报到 春节湿冷到初三

賴清德表示要籌組「民主大聯盟內閣」,但卻不是走黨對黨協商下的聯合政府,而採個別挖腳的模式,這與陳總統起手式的「全民政府」其實如出一轍。(合成圖/杜宜諳攝、取自中時YT直播)

三黨不過半的新國會即將運作,執政的民進黨失去國會最大黨地位,更在第一役的正副院長選舉中鎩羽。這種新政治態勢爲真正自主的國會開啓了全新契機,立法院得以一掃過去16年一黨完全執政下,總是淪爲「行政部門立法局」的弱勢地位。但值得憂慮的是,臺灣憲政運作再度步入朝小野大的分立政府局面,行政、立法的互動與衝突勢將加劇。

陳水扁總統執政期間,立法院雖然也曾出現三黨不過半的情況,但初期在野的泛藍陣營路線是一致的,立法院合縱連橫的複雜度不如現在。當前,光譜夾在藍綠兩大政黨中間的民衆黨也期待發揮關鍵少數的力量,可以預期未來4年的立法院,醜陋的利益交換與權謀新聞只會更多。

春節前下雨寒流魚貨夯 宅配業績增2成!這幾種海鮮饕客最愛

政黨完全執政時,行政、立法關係無疑是比較和諧的,優點是立法效能高,政府政策與預算阻礙低,但缺點在於行政部門容易濫權,國會監督淪爲裝飾。如今分立政府的局面,國會自主必然提高,行政權受到更強的監督制衡,但行政與立法多數意見相左的情況也會隨之增加,衝突自然更多。

從這次立院正副院長選舉來看,白色力量的穿梭,不見得必然帶來超越藍綠的全新政治氣息,政治運作的邏輯反而更易導向爾虞我詐的政治算計,政治現實最醜陋的面貌也會更頻繁出現。民衆黨儘管想走出自己的路,但在這種忽藍忽綠的政治過程中,純淨性只會一路下滑,讓試圖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染上更多雜質。但純粹做自己,卻也可能一事無成,這是民衆黨的先天困境。

我有进化天赋 星湛
四方神祗
昱 名 五金 行

當年陳水扁先以跨黨派全民政府與任命唐飛擔任閣揆來化解與立法院的僵局,但在重要政策上卻施展不開,於是在立院改選前又拋出籌組「國家安定聯盟」的構想,希望跨越政黨對立。但結果不如預期,後來民進黨雖然成爲國會第一大黨,卻依舊擺脫不了朝小野大的局面。

陳水扁應對分立政府的對策不外乎下列方式:第一,個別挖角入閣,甚至閣揆,分裂在野陣營。其次,法案一旦在國會受阻,就搞臭國會,繞過立法院。搞臭國會的具體作法就是拉高對抗,塑造立法院一團亂的負面形象,再用公投或體制外的機制繞過立法障礙。第三,立法就算受阻,也可大量運用行政命令取代立法。

学妹像「隐藏版公仔」难得到? 老司机解密暧昧对话:可分手了

如今賴清德表示要籌組「民主大聯盟內閣」,但卻不是走黨對黨協商下的聯合政府,而採個別挖腳的模式,這與陳總統起手式的「全民政府」其實如出一轍。

只是更讓人憂心的是,賴清德不是沒有面對在野擔任議長的經驗,但他任臺南市長時卻選擇拒絕進入議會的強硬對抗路線,最終遭到監察院彈劾,這讓他孤傲與難以溝通協調的性格盲點完全顯露無疑。未來處理朝小野大的行政、立法對峙局面時,雖然賴的因應對策可能仍不脫陳水扁當年的路線,但恐怕會更加偏執與強硬,讓行政、立法部門的僵局更頻繁出現。

當然,賴清德也可以循着尊重國會多數的正軌,或透過黨對黨談判籌組聯合政府,降低少數政府制度缺陷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但可能嗎?

(作者爲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不列颠尼亚

升恒昌邀金门书法大师挥毫写春联 陪民众过好年

台東大武鄉代理鄉長趙世崇上任 4月舉行補選投票